//入驻这栋大楼的企业,组成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简史

入驻这栋大楼的企业,组成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简史

9月末的理想国际大厦,位于10层和11层的ofo小黄车总部办公室的最后一盏灯熄灭了。如今这里已经迅速换了“新主人”:一年内融了16.3亿美元、最新估值45亿美元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司商汤科技。

尽管ofo小黄车目前仍有员工在这座大厦的15层和20层办公,但一位大厦租赁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向《第一财经周刊》证实,ofo已经表示过退租的想法。这两层楼的租期是到2020年,眼下ofo每个月要为剩余两层写字楼工位支付接近400万元的租金。

image

理想国际大厦20层,目前还有ofo员工在此办公。

成立于2014年的ofo小黄车,2016年冬天首次入驻理想国际大厦,租下两整层的写字楼。ofo将公司总部地址设在这座被很多技术公司视为“风水宝地”的大楼——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理想国际大厦的11层。两年后,在ofo小黄车的顶峰时刻,他们豪气地占了理想国际大厦4层楼,每层写字楼的面积是3400平方米,一年租金成本至少8000万元。

入驻理想国际大厦的那一刻, ofo已经奠定了它“中关村创业新贵”的荣耀身份。2016年至2017年,ofo获得了约14亿美元的五轮融资。但它驻留巅峰的时间又如此之短,令人唏嘘,仅仅过了3年时间,理想国际大厦11层已经成了各类合作方上门讨债的目标。大家的关注点已经转向了“ofo计划破产重组”这样的传闻。

据说位于15层的ofo员工已经做好了搬离的准备,只待有新公司愿意接手,这样ofo就不必为提前退租而损失押金。人未走,茶已凉,理想国际大厦倒是不愁租客。自传出ofo搬离的消息后,大厦租赁办公室的电话便响个不停,排着队等待入驻的企业还有很多。

互联网公司的“风水宝地”

北京可能拥有全中国最多的写字楼。在林立的摩天大厦中,理想国际大厦不是最新、最高端和最气派的,但绝对能跻身最昂贵写字楼之列。这里与北京大学隔街相望,18元/平方米/月的租金,大公司在这里租上一整层,每个月的成本至少要180万元,超过了国贸CBD很多5A级写字楼的租金水平。如果你想租下能俯瞰北四环的顶层,为了脚下的风景和心中的豪情,月租金还要多掏十多万元。

image

理想国际大厦绝对能跻身最昂贵写字楼之列。

理想国际大厦被称为中关村的“西区明珠”。走进旋转门,1200平方米的大堂明亮而开阔,流水从7米高的幕墙上倾泻而下,咖啡馆里飘过氤氲的焦香。在北京白昼短暂的冬季,它毫不吝啬地点亮了所有的银色灯光,照亮荒凉的夜空。

这栋简洁而现代的建筑背后,是一段1990年代草根民营企业的发家史。它的创始人李劳牛出身于陕西农村,文革后考上了河南工业大学。在潮头涌动的1993年,他离开了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下海,创立了北京理想产业公司。三里河西城区纺织厂有一栋办公楼空出来了,留下50部有号码的固定电话。李劳牛眼光很准,盘下这处老楼改装成了写字楼出租,最大的卖点就是这些电话座机号码,运营首年赚了90万元。

之后李劳牛在北京先后修起了月坛理想大厦、北京理想大厦一系列写字楼,当然最知名的还是踩中互联网发展浪潮、于2004年开始对外招租的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。

以当时的标准看,理想国际大厦绝对是“超前”的。设计是曾经操刀外滩汇丰银行大楼的巴马丹拿,合作物业是世邦魏理仕,用的电梯是日本三菱、卫生间洁具是TOTO,皆为顶级配置。

但这些硬件不足以撑起理想国际大厦的昂贵,它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,是以一栋写字楼的身份,见证了一个充满魔性的互联网技术繁荣时代。

14年中,这里走出了众多身价亿万的年轻富豪和一批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,这些财富故事如此鲜活,让冒险者们心向往之。理想国际大厦也成为创业者心目中的“风水宝地”,轮番上演的财富故事,激励着他们年轻的头脑。

2004年,爱国者的MP3市场占有率稳坐第一,在11周年庆祝会上,冯军骄傲地宣布要进军国际市场。

2005年盛夏,百度员工们打开香槟,在位于这座大楼12层通宵明亮的公司总部办公室欢庆上市之夜。万里之外的纳斯达克,百度的股价在股市收盘时上涨了354%。

2010年,新浪数码的员工们翘首以盼,打开了第一台抵达国内的iPad的纸盒。

image

两个logo的故事

2005年百度上市后不久,一个年轻人和朋友经过理想国际大厦,指着楼顶新浪和爱国者的logo,两个人有过这样一段聊天:

“最近上市的百度在里面,新浪也在里面,就在百度上面。”

“看来这幢写字楼是个象征,如同上海金茂大厦一样。”

“是中国互联网的一种象征。也许过四五年,我的公司也会在里面。真正的英雄,诞生在这个意气风发的时代。”

……

2004年理想国际大厦正式开业时,楼顶上最初的两个logo,一个是新浪,一个是爱国者。一红一黑,交相辉映。

爱国者硕大的logo是在2014年撤下的,距离入驻刚好10年。

冯军白手起家创立华旗科技的故事,曾经是中关村的一段传奇。也是在1993年,作为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冯军做了一个让人跌破眼镜的决定:跑到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上蹬起了三轮车,卖计算机外设。

据说冯军站在中关村街头叫卖时,为了引人围观,会把键盘响亮地摔到地上。遇到人问价,他就回答:“一百三,我只挣五块钱。”从此,冯军有了一个绰号叫“冯五块”。1997年冯军创立“爱国者”品牌。

搬进理想国际大厦的最初几年,爱国者正蒸蒸日上。2006年爱国者MP3实现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,打败了三星、索尼等日韩品牌,移动外设的市场占有率也稳坐第一把交椅。2008年,在民族自豪感到达顶峰的奥运之年,爱国者和冯军也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。

但进入2010年后,爱国者的光辉逐渐暗淡。2010年,曾经担任三星中华区常务董事的曲敬东空降爱国者,但也没能挽回颓势。

2012年,爱国者集团董事长冯军的名字,在一篇媒体报道中,也曾出现在“理想国际大厦11层”。当时他向记者展示了一部带有云服务功能的数码相机。那个年代,“云”还是个新鲜的词,不得不说冯军对新技术的敏锐度还是不错的。但在智能手机兴起的移动互联网年代,爱国者引以为傲的资本还是“古老”的U盘、mp3和录音笔,终究被时代抛在了后面。

2014年10月,爱国者离开了理想国际大厦,搬去了奥林匹克中心的国奥体育馆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理由很简单,“实在是扛不住租金了”。

老一代硬件技术公司逐渐陷入泥潭的过程,新一代互联网公司正在崛起。

2004年和爱国者同时入驻时,新浪正逢门户网站的黄金时期,一路高歌猛进。那年,新浪报道雅典奥运会的频道共吸引了约2800万个独立访问者。11月8日,新浪UC、新浪iGame、新浪热线三大部门搬到了18层。

新浪为理想国际大厦打了个开门红,在新浪的带动下,一批新兴公司入驻,理想国际大厦的出租率达到了90%,也随之带火了整个中关村西区的写字楼生意。房地产业界将这一现象称之为“网络回归中关村”。

老员工杨姗在新浪微博和门户工作的4年,是新浪最鼎盛的时光。远远看到新浪的logo在楼顶熠熠生辉,她时常会生出自豪感。

ofo租下的理想国际大厦20层,是这栋大楼租金最贵的一层。这里从前曾是新浪娱乐接待明星的地方。杨姗还记得周杰伦来录节目时,自己的同事在录播室看到偶像,激动地哭出声来。

明星到公司“扫楼”的风潮,也是从这里开始的。那时微博炙手可热,明星参加了采访,就会走到工位上,和普通员工合影,有一次苍井空还笑眯眯地给员工贴手机贴。

“当时非常热闹。会感觉大厦的保安,都是级别很高的安保。因为很多大明星都会去新浪娱乐,他们日常都会遇到这种大活动。”杨姗对《第一财经周刊》回忆。

当时,理想国际大厦中有9层楼都是新浪的区域,其余不少楼层也有零零星星的新浪员工进驻。可以说,这栋楼几乎就是新浪的办公楼了。

理想国际大厦虽然在北四环旁,但附近没有购物中心,大厦内就诞生了很多自成体系的商业模式。

美团外卖还没有席卷全国,新浪的员工们会给负一楼的小卖部打电话,让他们送外卖。只是,那时还很原始,只能凭着记忆“盲点”:关东煮、玉米、包子和各种零食,杨姗记得当时大家最喜欢买的就是烤肠。

到了后来,不知道是哪个员工的亲戚关注到了这个需求,从此微博上多了个名为SinaFood的账号,专门提供午餐外卖。每天,博主都会更新菜单,一荤一素也就8-10块钱。员工们就在微博私信和群聊里下单。一到中午,热腾腾的饭菜就会送到前台。之后还有人卖起了鲜切水果,下午茶也有着落了。

在团购这个词还没出现时,理想国际大厦已经有了“拼单”的说法。有个员工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便宜的水果批发渠道,在QQ群和微博群聊里招呼大家拼团。每周一次,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就会运来一大堆水果,这也成了杨姗的盼头。现在想来,这种模式其实和“拼多多”异曲同工。

那是移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,人们的生活虽没有现在便捷,但似乎多了些烟火气和人情味。

从门户到社交网络平台,新浪跨越了PC和移动两个时代,经历了转型阵痛,直到微博帮助新浪扳回一局。2016年微博赴美上市,同年新浪也告别了理想国际大厦,喜气洋洋地搬往了西北旺的新浪大楼。

明星频频造访理想国际大厦的时代就此结束。

更多的见证者

老公司离开、广告牌撤下,新入驻的明星公司的logo广告牌,又会再度占领楼顶最醒目的位置。ofo小黄车2016年年底入驻理想国际大厦10层和11层,成为新浪之后这幢大楼的“新主人”。不久,在楼顶东南角就出现了它那标志性的黄色logo,在阳光下格外耀眼。

image

2017年,理想大厦楼顶东南角出现了ofo小黄车标志性的黄色logo。

2012年入职印象笔记的产品经理侯乔,自然也注意到大堂里多了不少穿着ofo员工T恤、挎着ofo布袋的年轻人在电梯间出出进进。那个秋天,也是ofo在共享单车领域全面发力的前夕。公开资料显示,就在这家创业公司入驻理想国际大厦的前后两个月,它先收后完成了B轮、B+轮和C轮三轮融资,手握投资人送上的数亿美元现金。

硅谷公司印象笔记2012年进入中国,公司总部也选址于理想国际大厦4层,一度与优酷、迅雷的办公室为邻,后面几年因为团队壮大,又挪至大楼7层,直到2017年圣诞前后才离开,去了京城东边新的互联网企业聚集地——望京。

侯乔还记得,他和同事从前经常到创业大街喝咖啡。2015年,“万众创业”把这里的氛围搞得热火朝天,他们坐在咖啡馆,总会遇到有人上前搭讪“要不要创业”。

那一年,来自硅谷的Uber也在北京这个重要的竞争城市测试着各种脑洞大开的营销活动。印象笔记在2015年春节前夕,曾试着用Uber叫来了一支舞狮队。可惜大厦物业管理严格,不允许他们在楼内敲锣打鼓。最后,员工聚在一起看了一场“沉默无声”的舞狮表演。即便如此,金黄的狮子还是给办公室增添了不少春节的热闹。

理想国际大厦目睹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第一桩超过10亿美元的合并案——同为美国上市公司的优酷与土豆在2012年8月宣布合并。第二年3月,被并入优酷土豆的土豆网团队搬到了理想国际大厦。但合并交易只是让优酷这家公司消灭了一个对手,却并没实现更多的价值增益。新公司员工磨合艰难,高层人事动荡,而手握强大资源的爱奇艺、腾讯视频迅速壮大,成为优酷土豆的新一任对手。

image

2013年3月,被并入优酷土豆的土豆网团队搬到了理想国际大厦。

2015年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合一集团(也就是改名后的优酷土豆)。11月,合一集团的大部分内容部门都开始往理想国际大厦10层搬移,他们中间也有一些人搬去了位于望京的阿里中心。

从爱国者董事长冯军、新浪CEO曹国伟到ofo创始人戴威,理想国际大厦送走了三代中关村人。如今这座14岁的写字楼,最大的明星公司当属蔚来汽车。

2017年12月,蔚来汽车在理想国际大厦开出上下两层、面积1700平米的NIO House蔚来中心,黑色logo在一楼显得格外醒目。这里的租金,每年是900多万元。一层是汽车展厅部分,只疏疏落落停着几辆电动汽车。二层的会员空间,包含了开放厨房、俱乐部、图书馆等六大功能区,备有精心调制的手冲咖啡,定期还会举行生活方式相关的主题课。

无论创始人李斌个人还是蔚来这家公司至今仍在镁光灯之下。但是头顶中国 “电动车第一股”的耀眼光环的蔚来汽车,在美国上市后的第二个交易日便遭遇股价暴涨75%,市值突破百亿美元。两个月的时间,蔚来汽车已跌回发行价。未来当然还有更多的大风大浪在等待着这家年轻的公司。

2017年冬天,北京“亮出城市天际线”行动之后,理想国际大厦的楼顶大概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悬挂任何公司的logo广告牌。

而理想国际大厦依然伫立在中关村,14年的时间,从硬件、搜索引擎、门户到如今的共享、AI和电动汽车,理想国际大厦送走太多风口和过客。在这座昂贵的写字楼中,失意、无奈和兴奋,都将成为这个野心勃勃时代的注脚。当然,它还在等着下一代的创业新贵的入驻,以延续自己“风水宝地”的传说。

来源:第一财经周刊 微信号:CBNweekly2008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博海拾贝 » 入驻这栋大楼的企业,组成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简史